潜望|70亿票房的诱惑:失控的院线江湖与春节档混战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9-02-05 10:27

划重点

春节期间不少院线上座率能高达70%,但总盘子就那么大,这么多大作同时上映,如何分蛋糕十分难解。

共有《疯狂的外星人》、《飞驰人生》、《新喜剧之王》、《流浪地球》、《神探蒲松龄》、《廉政风云》、《小猪佩奇过大年》、《熊出没·原始时代》等八部影片定档春节。

高昂的成本开支对片方已经提出了较高要求,有业内人士直言,宣发费用没有上亿,很难在春节档站稳脚跟。

老牌影视公司的地位遭到撼动,互联网公司携资源与资金入局,而内容方,作为最大赢家,正逐渐主导整个市场。

腾讯《潜望》作者 方砚

70亿——这是不少行业人士对今年春节档的预期。

对于在2018年饱受资本寒冬困扰的电影业而言,今年春节档是一次久旱逢甘霖。过去数年,国内总票房稳中有升,春节档一直在其中占据重要地位。以去年为例,凭借《红海行动》《唐人街探案2》等多部大片的加持,2018年春节档总票房收入首次迈入50亿大关,达到57.7亿元;若以全年票房609.76亿计算,春节档在全年的占比高达9.46%。

而在2016年与2017年,春节档票房分别为36亿元、49亿元,全年占比为7.3%、8.8%。逐年攀升的权重,令春节档成了2019年第一块全行业垂涎的肥肉。

不断攀升的数据也着实令人兴奋。根据猫眼专业版,截至2月4日23点2分28秒,大年初一(2月5日)预售票房已破7亿,创中国影史之最。

由于今年春节档至少有四部拥有爆款潜力的影片,发行公司在院线端抢夺排片早已高度白热化。一位院线负责人此前告诉腾讯《潜望》,春节期间不少院线上座率能高达70%,但总盘子就那么大,这么多大作同时上映,如何分蛋糕十分难解。

一位发行公司人士透露,了解发行方诉求的院线经理早已坐地起价,尤其是一些三四线城市,甚至完全成了谁出钱多就给谁排片多的境况。

但联瑞影业显然不打算如此。

1月29日,联瑞影业的一纸申请,彻底将这场闹剧暴露在日光之下。作为周星驰执导的《新喜剧之王》发行方,联瑞影业申请停止527个影院的播放密钥。这意味着,大年初一这527家影院将无法播放这部电影。其理由,可能正是因为院线排片过少,发行方想争取排片却被院线提出不合理要求。

这场被称为“史上最强”春节档,伴随着发行方与院线方的角力,在大幕揭晓前,一步步走向失控境地。而另一方面,资本在背后依旧若影若现,作为2019年开年一战,春节档也承载了多家公司的命运与未来。

“史上最强”另一面:飞涨的排片费

大片云集是今年春节档乱象的客观因素。

腾讯《潜望》初步统计,共有《疯狂的外星人》、《飞驰人生》、《新喜剧之王》、《流浪地球》、《神探蒲松龄》、《廉政风云》、《小猪佩奇过大年》、《熊出没·原始时代》等八部影片定档春节。

在这其中,宁浩执导、黄渤沈腾主演的《疯狂的外星人》,韩寒执导、沈腾主演的《飞驰人生》,周星驰执导的《新喜剧之王》居于第一梯队。

这从预售票房上可见一斑。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,截至2月4日23时28秒,大年初一7亿的总盘子下,第一梯队的三部均已超过1.3亿,《疯狂的外星人》则达到了1.9278亿,领先《飞驰人生》与《新喜剧之王》的1.3955亿与1.3526亿,居第一。

第二梯队中,《流浪地球》虽然大年初一预售票房仅有7959万,但作为由刘慈欣作品改编的硬核科幻片,有望倚靠口碑后来居上。

而在营销热度上,截至2月5日3点,根据猫眼专业版给出的四个维度,百度热度、微博热度、微信热度、物料播放分别由《流浪地球》、《飞驰人生》、《新喜剧之王》、《疯狂的外星人》分列第一。

由此可见,现在预测鹿死谁手,显然还为时尚早。

并不明晰的胶着态势,令院线最先陷入了混乱。一位熟悉院线的人士告诉腾讯《潜望》,虽然行业往年也存在需要排片费的情况,但院线也清楚,强上烂片、压下好片实在无法向影院交代。但如果候选者全都是潜在好片,就不一样了,不少影院经理就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,“很多热门商圈的影院大年初一都是一票难求,上谁都一样”。

这在一些三四线城市的独立影院较为严重。在此次联瑞影业事件中,被申请暂停播放的影院中有为数不少的独立影院。缺乏标准化管理使得独立影院一直以来都是拍片费的重灾区,此前违规操作屡见不鲜。

而部分连锁影院可能也不能幸免。联瑞提供的名单中,有一半影院都来自星轶旗下,有未经证实的传言称,该院线遭到发行方封杀,正是因为其要价达到数百万元。

截至发稿,当事各方均未正面说明事件详情。而这一申请能否最终获得许可,如今也尚无定论。

不过,也有业内人士认为,完全将这场乱象归咎于院线方也有失偏颇。据了解,今年春节档仅有《流浪地球》与《熊出没》两部电影举行了点映,预售处于第一梯队的三部影片全部没有向院线方公开。信息不对称的地位,进一步加重了院线方的混乱。

宣发下沉 宣发公司各显神通

混战不仅仅在于排片上。基于较高质量的影片,宣发层面整体的竞争,正愈发多元与立体。

一位影视公司人士告诉腾讯《潜望》,近年来春节档的一个趋势是,越发需要兼顾下沉市场,这就需要宣发公司将摊子铺得更大。

之所以如此,来自于两方面因素:一方面春节期间大量一二线城市人群集体返乡,另一方面,为数不少的三四五线城市屏幕已经开辟出了新市场,这部分市场对应的消费群体,需要宣发公司经营。

根据今年年初国家电影局的一份数据,截至2018年底,全国银幕总数突破6万块,位居世界首位;按照这个趋势,2020年将达到8万块。但春节档若要兼顾更多的影院,显然需要宣发公司与更多影院建立合作,这背后的人力、合作成本都需要宣发公司买单。

不仅如此,春节档是名副其实的“神仙打架”,宣发公司为了尽可能吸引到各个阶层、各个年龄段与地域的观众,使尽了浑身解数。

《小猪佩奇过大年》是今年春节档宣发端第一个爆红案例。这部电影的宣传片《啥事佩奇》意外以亲情元素在朋友圈引发刷屏,间接帮助其在春节档首日获得了3713万(截至2月4日23时28秒)的预售票房,仅落后于同为动画片题材、但已在国内经营多年的老牌IP作品《熊出没·原始时代》400万左右,甚至在此之前还一度领先。

而颇具人气的《创造101》女团成员,则扎堆出现在了《流浪地球》《熊出没·原始时代》《新喜剧之王》三部电影的宣发物料中。其中,《流浪地球》由孟美岐演唱推广曲,《熊出没·原始时代》由孟美岐、吴宣仪、段奥娟、赖美云四人演唱片尾曲,《新喜剧之王》选取了王菊、刘人语等落选成员演唱主题曲。

此外,流量小生蔡徐坤出现在了《神探蒲松龄》主题曲中,与成龙合唱,意图吸引年轻用户群体。

事实上,今年春节档的8部电影,在宣发层面已经覆盖了游戏直播、短视频等多个领域,各家宣发难言谁优谁劣。

但高昂的成本开支对片方已经提出了较高要求,有业内人士直言,宣发费用没有上亿,很难在春节档站稳脚跟。

这也造成了春节档只有各方面实力强劲的影片才愿意进入角逐。从数量上看,比起2018年春节档尚有9部影片,今年还减少了一部。

混战背后:电影格局迎来剧变?

而大投入背后,最终还是搭台的资方期望能在资本市场有所斩获。

在2018年,整个传媒板块经历了资本寒冬、票补消失、税务地震等多个危机,不少公司在资本市场举步维艰。这也使得这场开年盛宴意义重大。

部分公司已经尝到了红利。其中,参与了五部影片的阿里影业和出品了《疯狂的外星人》的光线传媒,自1月31日已有不同程度上涨。《流浪地球》的出品方北京文化,早在1月10日就迎来了一波上涨行情。

而年后传媒板块能否延续涨势?这可能取决于今年春节档最终能收获怎样的成绩。

不过,值得注意的是,在当前传媒行业整体有望被春节档激活的同时,整个行业也在发生变化。腾讯《潜望》对8部影片的出品发行方进行统计,有以下几个关注点值得玩味:

1、在线票务平台依旧是常客。猫眼出现在了《飞驰人生》《新喜剧之王》《熊出没·原始时代》三部影片出品发行方中;淘票票同样也有三部参与影片。

2、互联网影业公司密集出现。阿里影业同时是《新喜剧之王》、《飞驰人生》、《流浪地球》、《廉政风云》四部影片的出品或联合出品,还主控了《小猪佩奇过大年》的出品与发行;腾讯系的腾讯影业与企鹅影视也在名单中多次出现。

3、四部头部影片均由内容方成立的公司主控,但互联网公司屡有入股。其中,《疯狂的外星人》出品主控方为欢喜传媒,导演宁浩是股东,同时还获得了猫眼入股;《飞驰人生》出品主控方为亭东影业,其大股东为韩寒,阿里影业为第二大股东;《新喜剧之王》出品主控方为星辉海外,该公司正是在周星驰名下;《流浪地球》的出品方与制作方为郭帆文化,而郭帆则是该片导演。

4、传统影业公司角色有所淡化。除了主控出品的角色部分被内容方成立的公司取代,一些老牌影业公司如华谊甚至没有出现在春节档的任何一部影片中。这或许与华谊正在经历的资金危机有关。在1月24日,华谊还发布公告向阿里影业借款7亿元,而截至2018年9月末,华谊兄弟的负债总额为92.45亿元,资产负债率为45.57%,在A股79家文化传媒公司中位列第14位。

上述四个变化,或许意味着整个电影行业的格局已经发生了剧变:老牌影视公司的地位遭到撼动,互联网公司携资源与资金入局,而内容方,作为最大赢家,正逐渐主导整个市场。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